• 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车友文化以车会友述说驾驶乐趣 > 共享单车催生新型职业

共享单车催生新型职业

来源:陕西日报 日期:2017年8月3日 12:26

原标题:共享单车催生新型职业

本报记者 刘强摄 

    本报记者 张斌峰 通讯员 兰增干 
  据有关人士测算,西安市街头的共享单车保有量已达到36万辆,日服务200万人次左右。共享单车不仅仅为市民带来了出行便利,也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。在西安市,共享单车带动就业达到2000多人。 
    让传统行业从业者重新上岗 
  6月中旬的一天,在酷骑单车西安仓储维修基地,46岁的维修工吕师傅指着被破坏的共享单车无奈地说:“我真希望市民能好好爱护单车,让我们有份安稳的工作。” 
  吕师傅以前在西安市伞塔路自行车销售市场工作,专门负责自行车的售后服务。随着自行车逐渐淡出市场,伞塔路变成了电动自行车的销售市场,他这个昔日“吃香”的自行车维修工一下子没事可干,成了一个没有工作的“游民”。 
  “1997年开始,我就一直在外面打工,也没啥固定的工作,有今天没明天的。如今有了酷骑单车,我就应聘到这里工作了。谁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这个修自行车的又有活干了。”说话间,吕师傅卸下一个单车的轮胎,熟练地拆下内胎,用脚踩式充气泵为内胎充满气,又将内胎放进盛了水的盆子里泡着旋转检查,很快查出两处漏点。他拿起两支气针,分别做了标记,用锉刀在漏气处锉了几下,抹胶打好补丁再装上。 
  吕师傅告诉记者,他们每天不是在库房,就是在路边检修单车。一般小问题路边就可以处理,问题严重的只能拉回来修理。问及吕师傅的收入,他说:“一个月3000多元,还有社保。” 
  今年45岁的鱼永利是长武县人,来西安近30年,一直打零工,也跑过“摩的”。“共享单车出来后,‘摩的’生意越来越不行了,没人坐了,加上交警管理也严格,实在跑不成了……”现在,鱼永利应聘到“小黄车”,他每天的工作是收集损坏的车辆。有时,他会遇到之前和自己一起跑“摩的”的同行,有些人也会经他介绍去应聘“小黄车”的运维岗位。鱼永利说,他现在每月工资3000多元,还和公司签订了三年的合同。拿到合同的那一刻,他的心里感觉踏实多了,来西安这么多年了,只有现在才感觉到真正融入了这个城市,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宿,找到了一份自己乐于干、能干动的活。 
  记者在酷骑单车西安仓储维修基地采访时,遇到了酷骑单车的生产商——天津旭锋运动器械有限公司的维护人员。由于刚给西安投入一批可以边骑行边给手机充电的新款车型,他们过来负责调试。据旭锋公司负责调试新车的贾先生称,他们企业2007年投产,以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并不好。共享单车普及后,他们如今年产200万辆左右的自行车,全部供给了共享单车运营商。此前,他们公司的职工不到1000人,现在由于生产任务饱和,员工数量已经达到了2000多人。不仅如此,共享单车的相关供应链企业,用工规模也都有所增加。 
    市场发展催生技能型人才需求 
  6月21日下午,西安洒金桥地铁站口,身着印有“ofo小黄车”标志T恤衫的孙文正在整理车辆。作为1992年出生的年轻人,孙文觉得这份工作挺好的。“尽管天气热,但是自由,挺能锻炼人的。”孙文说。 
  据“小黄车”西安市场部负责人郭久云介绍,每天都会有几十个人来应聘运营维护岗位,应聘者中年轻人要多些。 
  记者在“小黄车”西安市场部采访时,见到了等候面试的马先生,之前他在外地打工,听说“小黄车”招聘运营维护人员,自己和同村的伙伴就一起从咸阳赶过来了。 
  面对多家共享单车的“咄咄进逼”,最早运营并曾独霸市场的西安城市公共自行车公司也在筹划变局。据悉,该公司将再投放大量公共自行车,扩容新建服务站点,启用有桩自行车与无桩自行车融合的共享系统,开通微信公众号服务,增添二维码扫描租还车系统,增加自助办卡设备,方便市民办理自行车租赁业务,并开通电子钱包结算业务,利用电子支付为市民提供便利。 
  近日,西安公共自行车公司面向社会招聘自行车修理工10名,工作岗位的要求相对比较“苛刻”,要求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,大专以上文化程度,热爱维修行业,从事过自行车维修或电脑维修者优先。该公司有关人士表示,应聘者要具有一定的计算机硬件知识,对网络结构及网络设备有一定了解,有一定电路板故障判断及维修基础。录用后,维修人员试用期将不超过6个月,试用期工资不低于西安市最低工资标准,并配发相应的劳动防护用品。试用期满后,与公司签订劳动用工合同。据有关人士分析,这是该公司为下一步发展无桩式共享单车做人才储备。 
    一线人员期盼改善工作环境 
  6月26日下午,记者在西安市桥梓口见到了牟师傅,他52岁,是某共享单车运营公司的巡检工。 
  据牟师傅讲,他以前在建筑公司做瓦工,从事共享单车巡检已经三年多了。“我是在路边看到招聘启事后报名的,很快就应聘成功了。”他起初是小时工,1小时14元,半个月结算1次工资。一个月前,公司与他签订了合同,合同约定月工资2800元,扣除“三金”后还有2500元左右,没有住房公积金。 
  牟师傅工作内容较为单一,每天骑共享单车上下班,包也不拿,水也不带。他说,不敢喝水,因为担心找不到厕所。至于休息,只能中午下班后回家稍微待一会儿。 
  巡检工的流动性很大,好多人干不了几个月。牟师傅说,主要是因为工作量太大,巡检工有时根本忙不过来,一些人受不了这苦。就他们这个群体而言,大多是“4050”人员,为了赚点钱补贴家用。 
  眼下,各个共享单车运营商的用工管理工作还在探索阶段,基本是借助专业的劳务外包公司代管运营团队和职工。一线从业者普遍面临同样一个问题——缺乏专门的休息场所和饮水点。 
  55岁的张西华告诉记者,他是1999年因所在企业破产离开原工作岗位的,当年他得到了1.8万元的补偿,在当初看起来还不错。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越来越不好就业。从事共享单车服务之前,他一直在外面打工。“一天也不知道到底干啥,反正是有啥活干啥活,维持个基本生活。” 
  张西华告诉记者,他现在的工资是按小时工计酬。每天干满7个小时,挣不到140元。“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公司能增加点降温费,配发个饮水机,让人能及时喝上热水。” 
  对于小时工的用工方式,陕西省总工会特邀律师余伟安称,小时工本身是合法的,即非全日制用工,但是是有限制条件的。非全日制用工,是指以小时计酬为主,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4小时,每周工作时间累计不超过24小时的用工形式。根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的规定,非全日制的规定适用有特殊情形,适用于辅助性、临时性岗位。像张师傅这样的用工方式,已经在企业连续工作了三年,而且平均每天工作超过了4小时,每周累计也超过了24小时,不应属于非全日制用工的范畴。

所属类别: 以车会友述说驾驶乐趣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焦点图片+更多